嫂子

中午家人正在堂屋一块吃饭的时候,忽然那个厚重的防盗门开了。一个人影从门缝里挤了进来,用双手撑着往屋里挪动。仔细观察了一下才发现是东邻的嫂子。虽然叫她嫂子,那是按照备份轮下来的,实际的岁数比母亲还要高。村里的房子几经迁移,原来住在村子东头的最后面,老嫂子住在村子中间,隔着几条街,本无多少交集。后来我家在村西头又重新盖了新房,东邻是一个大爷家。搬家之后,离得更远了。

九几年的时候,东邻的大爷赶集买牛。一切本来顺利,结果下午下集回家的时候,在东山买的牛跑了。大爷漫山遍野的去赶牛,最后终于在几个小时候牛赶上了。跑了一下午,回到家之后,从水缸里舀了一瓢凉水一饮而尽之后,不多时间。说肺出了问题,等送到医院之后当天晚上就去世了。于是东邻就剩下大娘和一个哥哥,哥哥当时已经三十多了,尚未结婚。又过了几年,说去东营投奔亲戚了。全家就搬走了,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见过。

就在东邻居家搬迁之后,不久嫂子一家相中了东邻的房子,作价2000多,买下了这套房子和院子。那时候,由于家里还欠着不少的外债,虽然房子该起来了,院子却没有院墙,用的还是竹篱笆。就这样过了很多年。嫂子家有三个儿子,她跟最小的儿子住在东边的房子里。自从她们搬来之后整个街道都热闹了很多,平时她会给人看点脉象,叫魂,作法。一直干了很多年,从我开始记事她就已经在干这个行当了,实际的时间会更久远一些。大概十来年前吧,终于她的小儿子也成亲了。对方是个智力略有残缺的女人,又过了一年,他们的孩子出生了。好在孩子没有任何的问题,非常的健康聪明。

就这样平淡的过了十来年,期间无非就是因为儿媳妇的智力问题会受到嫂子的一些打骂。偶尔也会被锁在家里,传来发疯般的叫声。除此之外并无波澜。大约五年前,三儿子可能由于抽烟导致的肺气肿以及肺部恶化,最终切掉了半个肺,后来烟也戒了。波澜不惊的又过了四五年。这几年除了三儿子的工作,嫂子通过给人做各种法事也挣了一些钱。前些年的时候家里颇为拮据,嫂子给做事也基本不要钱。后来家里条件好了一些,于是想着把之前的钱给补上。每次多给几百,但是除了自己该拿的那200多一份不要。整个法事做下来并没有那么轻松,跟自己或者是小朋友有关的法事,自己还是要参与的。每次下载真的是膝盖疼的不行,最后基本都跪不住了。而嫂子基本是一跪一下午,大半天的时间就过去了。近几年外面基本一场法事下来收费基本都大几百块了,甚至一千多。而直到前几年她还是200的收费,而也是这两百的收费维持了家庭的大多数开支。

直到前年三儿子的病情突然恶化了,过了不到俩月就去世了。本来还过的去的生活忽然就变得无以为继了,没有男人的支持,女方的精神变得更加的变幻不定。嫂子的精神状况也变得不太稳定,打人的情形变得更多了。这时嫂子的听力已经严重退化,之前还带着助听器,基本交谈还能听得清楚。除此之外,白内障也可以困扰嫂子。由于白内障手术做的太晚了,一个眼睛已经完全没有了视力,另外一只眼睛视力也比较差。就这样基本变成了又聋又瞎的状态。过了不到三个月大儿子也查出了肝癌,在几个月后也离世了。就这样,两个儿子先后在几个月的时间里离开,对嫂子的打击可想而知。精神状态日益变差,记忆力也开始衰退。之前回去每每看到自己,我主动的过去和她聊天的时候他还能正常沟通,只是现在已经无法进行正常的交流了。

东邻就剩下嫂子和孙女两个人相依为命,虽然有农村的低保,但是资金太少了,每个月几百块钱也解决不了大问题。孙女现在在上技校,也算是为自己未来找到了出路。嫂子目前由唯一的儿子来照顾,每天过来送饭,送晚饭就把门锁起来。现在的精神状态,没有办法正常交流。也无法交流,不过在她的内心里还依然记得母亲,偶尔会想过来看看,有时候母亲也会过去看看。送点吃的,被锁在家里,精神清醒的时候就会隔着墙喊:『三婶子』。如果母亲没有应答,她会继续喊。还没有应答就会隔着墙头扔东西,有时候是小砖块,有时候是瓦片。有什么扔什么。

人生本来无常,之前傻媳妇被天天锁在家里,现在嫂子也被天天锁在家里。未来如何,从来都不是可以豫见的。我写下这篇文章,就是为了留下一点纪念,除我之外,应该不会有人再给嫂子写一篇传记了。不过时间过的太久远,很多的细节已经模糊不清,最后一次应该是给小朋友开锁子,那是最后一次参与嫂子的法事。在那之后由于身体状况,也不在给别人做法事了。如今90多的高龄,也许是由于神仙的庇佑,也许是由于泄露太多天机,逆天改命注定要受次磨难。现在由于听力和视力障碍,已经无法正常行走,从她家到我家,应该也是一点点的挪过来的。

问她有没有吃饭,说好久没吃饭了,家里没得吃。想给她准备点吃的,母亲去隔壁把她孙女叫过来了,说已经吃过饭了。应该精神还是恍惚吧,没那么清楚。看到三姐还记得是三份里,隐约有那么点的记忆。而对于孩子们则是没有任何的记忆了。孙女把她带回家,然后把大门给锁上了。

下午二姐在阳台上用洗衣机洗衣服,她嫌洗衣机太慢了,于是自己在用大盆给衣服漂水。就在这时,一个瓦片隔着院墙飞了过来。落在月台上,摔成了好几片。

☆版权☆

* 网站名称:obaby@mars
* 网址:https://lang.ma/
* 个性:https://oba.by/
* 本文标题: 《嫂子》
* 本文链接:https://nai.dog/2023/05/11953
* 短链接:https://oba.by/?p=11953
* 转载文章请标明文章来源,原文标题以及原文链接。请遵从 《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2.5 中国大陆 (CC BY-NC-SA 2.5 CN) 》许可协议。


You may also like

6 comments

  1.  Level 6
    Google Chrome 112 Google Chrome 112 Mac OS X 10.15 Mac OS X 10.15 cn浙江省杭州市 电信

    每个村里都有可怜人吧。我小时候村里也有不少。

    1. 公主 Queen 
      Google Chrome 102 Google Chrome 102 Mac OS X 10.15 Mac OS X 10.15 cn山东省青岛市 移动

      市区基本见不到平房了,都拆掉了。稍微偏点的地方还是原始的村子的样子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